别争论了,未来的制造业就是服务业

2019-07-31 10:54

  转型分分钟死,不转型就是慢慢等死!后者说明转型刻不容缓,而前者又说明转型的风险。

  智能制造、物联网、大数据、分享经济、互联网+新技术新思想,一波一波,像浪头一般,扑面打来。还没来得及消化,下一波浪潮就来了。世界变化之快,以至于企业家直呼看不懂。

  然而,总有一些企业走在了转型的前面。

  2016年8月28日,由保定市政府主办,《中外管理》杂志社、保定国家高新区、保定工商业联合会、北京中关村信息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共同联办的2016企业组织创新峰会在首都南门,京畿之地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召开。

  这场高端峰会的演讲嘉宾由保定市市长、副市长、工商业联合会主席、北京中关村信息谷总经理、经济学家、北大教授、以及走在转型前列的企业组成。他们分别从官产学三方面介绍了政策、转型所需背后逻辑、管理创新,以及自身实践。

  保定市马誉峰市长对这次论坛非常看重,在结束重要的接待活动之后,就匆匆赶往了会场。他认为,抓创新就是抓发展,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而保定政府将从定政策、搭平台、建机制、创环境这四方面将保定建设成一个创新型城市。

  在创新方面,保定可谓走在了前列。移花接木、节脑印制、筑巢引凤、高端边线、无中生有,保定市副市长蒋栋蒋市长将保定的创新形象地总结为如上六种模式。而接下来,保定将通过建基地、造平台一揽子计划将保定打造成先进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京津冀协同创业区,以及全国新型城镇化和城乡统筹的示范区。蒋市长介绍,保定将打造先进装备制造基地、新能源节能环保战略新兴产业基地,包括生物制造产业基地、现代商贸物流基地、现代农业基地、临空经济产业基地、公共服务产业基地,另外,保定还将通过打造科技城和科技园区来建设各类承接平台。

  北京中关村信息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石七林介绍,中关村信息谷公司,是中关村管委会和中关村发展集团批准,承担中关村对外经济区域合作的主体平台。尽管成立才一年多,但已取得诸多成就,比如在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之外,以其为蓝本,完成了江苏徐州、广西南宁的项目运营,同时在筹备太原、济南、西安的项目。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认为,企业突围主要靠科技创新。在中国,大家不愿意投资制造业,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成本太高,利润太少,回报率过低,二是缺乏科技储备,这不是降息、降准就能解决的。只有加大对科技研发的投入,才有明天制造业的投资,因为制造业的投资,没有技术是投不进去的。所以,今天搞科技研发的投入,未来就有企业突围的成果,讲突围的方向,非常清晰,那就是科技创新。 范剑平直接了当地说。

  浪潮集团副总裁谈绍兴主讲了大数据的价值、应用以及浪潮集团在大数据方面的实践。未来就是大数据的时代,李克强总理就对大数据公开点赞。2015年3月6日,总理参加政府报告审议,当听完浪潮集团的孙丕恕代表提出的关于让政府数据实现共享和公开的建议后,总理明确表态:你的建议很好!除依法涉密外,数据要尽最大可能公开。而浪潮集团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点赞。2014年7月25日,李克强总理视察浪潮时表示,在云计算、大数据领域,浪潮确实走在了全国的前面。今后出国,不光推销中国的高铁、核电,而且要推销中国的云计算关键主机装备。

  沈阳机床集团总系统师朱志浩主要以沈阳机床的实践来举例如何从传统制造转向工业服务,其中,分享经济思想是灵魂,工业互联网是基础。而基于分享经济的思想,沈阳机床主要打造了两个分享,一是同客户企业分享机床带来的价值。二是搭建平台,使设计师、具有创造能力的个人以及制造企业,分享制造能力和订单。而沈阳机床通过这样一个平台,聚集社会资源,使企业非核心价值的环节分享出去,通过这样的组织业态,使企业减轻制造压力,而更多地聚焦在产品的研发,以此帮助制造业完成升级。

  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贺东东从物联即服务,数据即价值角度做了演讲,贺东东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他表示,未来的制造业就是服务业,不是说往制造型服务转,而它就是服务业。

  上海明匠智能系统有限公司总裁沈善俊认为,在市场化需求变革中,促生了个性化的需求,比如汽车行业,大街上跑的车,个性化都非常强烈,有不同的内饰、外饰和配置。各方面的发展都趋向于物质丰富、未来多样性,而这就对企业提出了生产要素能力的要求,对产品生命周期的易用性,生产制造模式,生产制作能力的多样性跟复杂化提出更高要求。未来工厂在信息技术的融汇贯通下,把数字化车间中的一系列智能装备,形成整线级的生产能力,转变原有的以传统密集型劳动工艺的运行模式。

  品胜COO隆北平介绍,品胜转型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在2010年之前,那是品胜1.0时代,那时只是制造商,而没有品牌。二是在2010年之后,品胜2.0时代,跟进电商,切入终端做品牌商,成为制造商+品牌商。三是从2015年开始,第三次进行转型升级,在品胜2.0时代上,再搭建平台。隆北平对转型感受最深的就是,第一,坚持,在遇到每一个时间结点的时候,要坚持有价值的东西。第二,魄力,转型过程中会涉及对既有利益的碰触,包括自己的利益,该割舍一定要割舍。第三,开放,要学会放弃和开放,做自己擅长的事、核心的事。

  华耐家居集团董事长贾锋认为,股份制其实是一种利益共享的心态,员工拥有股份,就能解决员工的身份问题,使他变成企业的所有者和参与者,愿意为这个企业付出劳动。贾锋更表示,民营企业要与跨国公司、央企、国企竞争,就要更好地调动员工的积极性。而据他介绍,华耐家具的股权激励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华耐刚成立时,小企业没有太多资金,也不知道如何分配股票,于是实行一万一天一股。第二阶段,公司股改,进行有限责任公司改造,成立股权比例。第三阶段,股权下移,将所有一线工作的股东和员工,将他们的股权分配到所在地区和所在业务。第四阶段,有普通股、期权股、期权奖励多种选择。

  立中车轮董事长臧永兴介绍他们的转型经历了五个阶段。一,公司的治理结构转型,作为家族企业,他们在这期间,引入了职业经理人制度。二,传播结构的转型,向价值链的高端靠拢,同时进入行业壁垒更高的行业。三,向技术型、向质量型来转移。四,企业模式转型,管理模式向经济化转型,向精益化管理转变。五,专注行业发展趋势。在介绍转型的过程中,臧永兴自谦地表示,他们做了多年备胎,才变成了主胎,而秘诀就是保证比别人问题出得晚,出得少。当他们从备胎成为主胎之后,用巨大投入保证自己的先发优势,维持高端客户,不犯错误,这样别的备胎就永远没有机会。自谦而接地气的言论,赢得了在场嘉宾的热烈掌声。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梁钧平教授从组织管理中的盲点分析如何管理企业。梁教授的演讲幽默生动,博得现场阵阵掌声和笑声,同时又干货十足,发人深思。梁教授认为,管理实际上是一门实践的艺术,它有科学的成分,但更有时间和艺术的成分。企业管理同样如此,中国优秀的企业家,在大学都没有学管理,基本上都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而实际上,每一个企业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艺术作品,哪怕同一行业不同企业。管理是管理自己,而不是管理别人。梁教授总结道。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